解谜奇闻网 > 军事秘闻 >

反法西斯军事秘闻-军事科学pdf

  1.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,不预览、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。

  第 1 页 日本 发动 的八年 侵华 战争 , “赔偿 责任 以及赔偿 办法 ,除先尽 给 中华 民族 造 成 了空 前 的 巨大 的 物 资 损 害 赔 偿 ,然 后 再 赔 偿 身 体 灾 难 。据 国 民党 政 府 行政 院 损 害一 点外 ,均有利于我 国 。因之 年 月 的不完全统计 ,中国军 民 同样 可 适 用 于 日本 。 月 日, 死伤 万人 ,公私财产直接损 参事 室外交组黄 正铭草拟 了 《战后 失 亿 美 元 。 据 最 新 资 料 统 对 日媾和条件 纲要 》 ,指 出 : 日本 计 ,中国军民死伤 万人,直接 除 对 我 军 费 赔 偿 外 ,还 应 以 四种 财产损 失 亿美元 ,间接财产 方式对我予 以经济赔偿 。 损失 亿美元 。 日本战败后 , 日本投 降后 ,政府为充 理 应 向 中 国赔 偿 。 国 民党 政 府 起 实 内战 实 力 ,对 赔 偿 一 事 十 分 积 初 也 曾积 极 要 求 日本 索赔 ,最 终 极 。 年 月 日,当时 的 中 还 是 不 了 了之 … … 国外 长 王 世 杰 和 美 苏 两 国外 长 换 开 罗 会 议 后 , 国 民党 政 府 就 文 ,表 达 了 中方 对 赔 偿 问题 的看 开 始 考 虑 战 后 索 取 日本 赔 偿 的 问 法 。 月 和 月 ,蒋介石令 国防 题 。 年 月 日,中国驻苏 最 高 委 员会 秘 书 长 王 宠 惠 约 集 行 使 馆 转 回苏 联 瓦 尔 加 教 授 所 著 的 政 院及 内政 、经 济 、外 交 各 部 代 《希 特 勒 国及 其 同伙 赔 偿 损 害 问 表 ,两度会商研讨索取赔偿 的具体 题 》 一 书 ,蒋 介 石 遂 令 参 事 室 研 办 法 。在 月 日的讨论中,朱 究 。 年 月 日,参事室主 绍 阳等 人 提 出还 应 要 求 日本 赔 偿 任 王 世 杰 研 究 后 认 为 ,苏 联 所 拟 战费 ,而王宠惠则力主实物赔偿 , 第 2 页 认 为 赔 款 是 旧观 念 。其 提 出 的理 论 势不可免 ,争论之后绝无 结果 。 由是 :第 一次世 界大战后 ,德 国的 上 次 大 战 后 , 德 国 也 以 赔 款 为 赔款并非 以战胜 国的战费为依据 , 主 ,但 没有切 实执 行 。因此 ,英 、 而 是 以德 国 的赔 偿 能 力 为 基 础 ; 美 、苏在雅 尔塔会议上 决定 ,用德 现 在 如 对 日本 要 求 赔 偿 战 费 , 则 国的工业潜 力来抵偿赔款 ,办法就 战费数字过大 , 日本必无力赔偿 。 是 拆 除 德 国 的工 厂 和 每 年 以一 定 同 时 各 国分 别 提 出 战 费 数 字 , 争 的实物赔偿 。 年 月 日,中英美三 国首脑蒋 中正、丘 吉尔、 罗斯福 以及蒋夫人宋美龄在开罗会议期间会晤 月 日,外 交部 又 约请 日本对我赔偿 以实物为 个 部 的代 表 研 讨 ,最 后 通 过 了 主 ; 《关于索取赔偿 与 归还劫物之原则 ) 中 国和 其 它 国家 相 比 ,受 之办法 》, 害最 巨,故对 日索取各项赔 偿 , 规定: 第 3 页 应 有 优 先 权 ,如 盟 国实 行 总 额 分 对 日实 行 占领 和 管 制 。 由于 规 定 摊 , 中 国应 占 日本 赔 偿 总 额 之 过 “在任 何情况 下 ,必须 由最高司令 半 ; 作 出 决 议 , 唯 有 他 履 行 盟 国在 日 )凡在 中国境 内之 日本公私 本 的执 行权 ”,因此 ,负责制 定对 财 产 , 悉 数 归 属 中 国政 府 , 以作 日政 策 的 远 东 委 员 会 实 际 上 所 起 赔偿之一部; 的作 用 非 常 有 限 。在 美 国单 独 占 ) 日本境 内宜充赔偿之各种 领 日本 的情况 下 ,美 国的态度 更是 实物 ,应 交 中国以作赔偿之一部 , 举 足 轻 重 。 这 些 实 物 包 括 军 需 工 业 及 重 工 业 战后 ,蒋介石奉 行亲美 的 工 厂 设 备 ; 外 交 政 策 ,为 求 得 美 国援 助 大 量 ) 日本每年应将若干原料和 的 内战经 费 ,在赔偿 问题上 ,唯美 产 品 ,在 规 定 年 限 内分 期 定 量 运 国马 首 是 瞻 , 即使 美 国 的做 法 损 交 中国作赔 偿之 一部 。 害 了中国利益 ,也只能忍气吞声 。 从 月 日起 ,由行政 院主 不过 ,当时蒋介石最关 心 的是 ,如 持 办 理 。 内政 部 “抗 战 损 失 调 查 何分配 日本 的残余舰艇 , 以增加 内 委员会 ”改名为 “赔偿委员会 ”,改 战资本 隶 行政 院 ,主任 翁文灏 年 月 日,政 索赔成功与否 ,并非 中国一厢 府 就 向盟 国提 出 , “日本 海 军 设 情 愿 , 它 还 取 决 于 盟 国 的态 度 。 备 、航 空工业生产设备 ,拟 由我方 为 处 理 战后 的 日本 问题 , 年 接 收 ,作为抵偿损失之一部 ”,并 月 日,莫斯科 三 国外长 会议 令驻美大使魏道 明多次与美洽 商 。 决 定成 立 以下委 员会 : 经 反 复 交 涉 ,最 后 由 中 美 苏 英 四 远 东委 员会 。 由中、美 、 国平 均 分 配 。从 年 月 苏 、英 、法 、菲 、澳 、缅 、印 度 等 国 代 日起 , 四 国代 表 在 东 京 分 四次 抽 表 组成 ,总部设华盛顿 。中国派 出 签 。前三 次抽签 ,中方共 分得驱逐 的代表是李惟果 、马则 民等 , 由驻 舰 、 护 卫 舰 、 运 输 舰 艘 。前 二 美大使顾维钧任代表 团团长 。 批抽 得 的 艘 开 抵 上 海 港 , 由海 )盟 国对 日委 员会 。总部设 军 少 将 方 莹接 收 ;第 三 批 艘 开 东 京 ,主 席 由驻 日盟 军 总 部 最 高 抵青 岛;第 四批开抵 台湾左 营港 , 司令麦克阿瑟担任,另 由中、苏、英 由 海 军 第 三 基 地 司 令 黄 绪 虞 接 各 出一 名 代 表 组 成 。该 委 员 会 主 收 。所 分 舰 只 全 系 小 型 , 总 吨 位 要协助最高司令部执 行投 降条款 、 不足 万 吨。 第 4 页 根据 国际惯例和美 国的要求 , 国经 营 。 国 民党 政 府 将 在 华 接 收 的 日本 产 根据 国际惯例 ,整个赔偿 问题 业 作 为 赔 偿 中 国 损 失 之 一 部 。 的解决 ,必须在对 日和约 中敲定 。 年 月 日,通过 了 《接 收 当时 ,战胜 国都急于利用 日本工业 国 内 日本 产 业 赔 偿 中 国损 失 记 帐 来 复兴本 国经济 ,于是在 年 办法 》 ,规 定战利 品、伪组织 的财 初 ,远 东 委 员 会 通 过 了 临 时 拆 迁 产 不 在 赔 偿 之 列 。据 统 计 , 日本 方 案 将 盟 军 总 部 管 制 下 的 日本 工 在 华 资 产 可 供 赔 偿 者 约 亿 美 厂 先 作 部 分 拆 迁 。 同年 月 和 元 。 国 民党 政 府 在 东 北 只 接 收 到 月 , 根 据 划 定 的 项工业范围, 日本 在 东 北 资 产 的 公布 了可作赔偿 的工厂名单 ,并规 在 日本 赔 偿 的核 心 问题 即实 定 拆 迁 工 厂 总数 的 作先期赔 物 赔 偿 上 ,各 国意 见 不 一 。美 国 偿 。据 此 ,盟 军 总 部 成 立 了赔 偿 起 初 主 张 处 理 从 严 。 年 执 行 处 , 由哈 里 逊 任 处 长 。 日本 月 日,美 国赔偿专员鲍莱在考 方面则成立 了赔偿厅 ,由山 口任厅 察 日本 、朝鲜和 中国东北后提 出报 长 。 国 民党 政 府 派 出 由恽 震 等 告 ,主 张将 日本 工业 限制 在 人 组 成 的赔 偿 小 组 赴 日调 查 。碍 年 年时 的水准 ,其余工 于远 东委 员会 办事 迟 缓 ,从 厂 均 尽 速 拆 充 赔 偿 。苏 联 提 出 , 年 月 起 , 国 民党 政 府 一 再 要 求 对所有 日本 国外财产 的处理 ,不在 美 国单 独 行 动 ,执 行 先 期 拆 赔 。 远 东 委 员会 职 权 范 围 内 ,否 则 拒 年 月 日 ,美 国 向远 东 绝 参 加 赔 偿 会 议 。此 议 遭 到 其 它 委 员会提 出 日本赔偿先期交付案 , 国家 的反对 ,后美与苏妥协 ,终 以 准 许 在 先 期 拆 充 赔 偿 的 中, 苏 联 在 中 国东 北 等 地 运 走 的器 材 中 国取 得 ,英 国 、荷 兰 、菲 律 不 列 入 赔 偿 。将 日本 工 业 限制 在 宾各取 。到 月底 ,远东委 员 何 种 水 平 , 以 及 赔 偿 分 配 的 办 会讨论 尚无 结果 。于是 ,美 国遂对 法 ,是远东委员会长期争论不决 的 盟 军总部 下达 指令 ,实施 该方案 。 问题 。 中 国方 面 主 张 , 日本 工 业 这样 ,中国共运 回工厂设备三批 。 应 限制在进行侵略战争前 的水平 , 第 一 批 是 机 床 工 具 类 , 共 拆 迁 的工 厂 设 备 , 中 国不 应 少 于 部 ,重 吨 ;第 二批 是试 验 设 。鉴 于 运 输 能 力 不 足 , 中方 备类 ,共 具 ,重 吨 ;第 所 分 工 厂 希 望 三 年 内 由 日方 代 三批 是机 电设备和剩余设备类 ,其 管 ,或在 日本利用 当地劳力 ,由中 中 有 万 千 瓦 蒸 汽 发 电 机 一 第 5 页 套 , 千瓦 的柴油发 电机等 ,重 获得先期 允诺分给 中国 中的 吨 ;炼钢平 炉 、各种 马达 极少部分 ,成 了象征性 的偿付 。 具 ,重 吨 。第 三 批 于 朝鲜战争爆发后 ,美国不惜一 年 月运到台湾基隆。 切 地扶 持 日本 ,坚 决主 张各盟 国 最 初 ,美 国对 国 民党 政 府 向 放 弃赔 款 要 求 , 以与 日本 缔 结和 日本 索 取 赔 偿 还 是 给 予 了一 定 的 约 。此 举 遭 到许 多 国家 的反对 , 支持 。例如 , 年 月 远 东 委 菲律 宾 、法 国、印尼分 别坚持 员会 分 配 各 国摊 赔 额 时 ,决 定 中 亿 、 亿 、 亿 美 元 的 赔 偿 。 这 国 占 ,美国表示,愿将 自己所 时,置身孤 岛,态度更趋软 获 的 也 给 予 中 国 。美 国如 此 弱 。 年 月 日,台湾当 “慷 慨 ”,其 目的在 于 扶 蒋 反 共 ,帮 局 由顾维钧 向美 国提 出, “如他 国 助 蒋 介 石 取 得 全 国政 权 ,并 以此 坚 持赔 款 而 能得 之 ,我 亦不 能完 抵 制 苏联 在 东方 的影 响 。到 全放弃 ”。美 国远东顾 问杜勒斯 出 年 下 半 年 ,美 国 目睹 国 民党 在 内 访菲律宾、法 国等 国,一面施加压 战 中惨 败 ,对 国 民党 已不抱 太 大 力 ,说提 出赔 款 是 不现 实 的 ,一 的希望 。这 时,美 、苏矛盾 日益显 面 又 以答 应 美援 堵住 菲律 宾等 国 露 美 国决定实施 “马歇尔计划 ”, 强烈的赔款要求。 拟 通 过 援 助 希 腊 等 国 以抵 制 苏 联 年 ,英 国正式承 认 中华 在 欧洲 的影 响 。在 东方 ,美 国 开 人 民共 和 国,并 于 同年 月 邀 请 始 考 虑 日本 未 来 的地 位 和 作 用 , 新 中 国参加 对 日和 约 。这 令 蒋 介 因此对 索取 日本赔偿 已不热心 。 石 忐 忑不 安 。 月 日,蒋介石 年 月 日,美 国陆军 发表所谓声 明: “中国对 日本不采 部 部 长 罗 亚 尔 明确 表 示 要 扶 持 日 取报 复主 义 ,而 应 采 取合 理 的宽 本 ,使之成为 “防御今后远 东方面 大政 策 ,并 以种 种 直接 间接 办法 的新 的共 产 主 义 威 胁 的堡 垒 ” 。 求取对 日和约及早完成 。”台湾当 随 后 ,美 国就 放 弃“鲍 莱 计 划 ”,置 局行政 院第一 三 次会 议研 究认 远 东 委 员 会 方 案 于 不 顾 , 同意 陆 为 ,英 国、 印度 业 已承 认 大 陆政 军 部 部 长 的“斯 揣 克方 案 ”,认 为 日 权 ,澳 大利 亚 和 新 西兰 已向美 国 本 战 争 能 力 已被 消 除 ,其 余 工 业 表 示 不应 由台湾 与 日签 订和 约 , 应 于保存 。驻 日盟 军总部便干扰 、 台湾能否与 日订约, “实于美 国及 拖 延 并 最 终 于 年 月 中 止 日本 的态度 ,我如坚决要求赔偿 , 了拆迁工作 。这样 ,政府 只 既难 望 美 国之 支 持 , 自亦非 日本 第 6 页 所愿 ,势增加我参加和约之困难 ”。 和 也 罢 ,和 约 吃 些 亏 亦 是 不 足 议 于 是 决 定 , “酌 情 核 减 或 全 部 放 论的。” 弃 ”。在 美 国一手导演下 ,拒绝新 月 日, 日本 派代 表 到 台 中国参加 ,于 年 月 日在 湾 会 谈 。在 谈 判 中 , 台湾 当 局 试 美 国旧金 山通过 了片面 的 《对 日和 探可否根据 旧金 山和约精神 ,取得 约》 。条 约 的第十 四条 ,承认 日本 日本 的 劳 务 赔 偿 ,但 日本 代 表 稍 “应对它在 战争 中造成 的损害和痛 加 反 对 台湾 当局 即放 弃 索赔 的要 苦给 以赔偿 ” 。但接着又说 , 求 。结果 , “中 日和 约 ”议 定书第 本 的 资源 目前 还 不 能够 全 部 赔 偿 一项 乙款 竟 写 明: “为对 日本人 民 这些损害和痛苦 ”,有关 国家可 以 表 示 宽 大 与 友 好 之 意 起 见 , 中华 直 接 和 日本 谈 判 , 日本 可 以给 予 民 国 自动 放 弃 旧金 山和 约 第 十 四 必 要 的劳 务 赔 偿 。这 实 际上 取 消 条 甲项 第 一 款 日本 国所 应 供 之 服 了日本的赔偿 。 务之利益 。” 月 日,中华人 民共 和 国 台湾 当 局 此 举 极 大 地 伤 害 了 外长周恩来发表声 明,指 出: “和 当 时 全 国人 民 的 感 情 , 损 害 了 中 约草案拒 绝 战胜 国中国参加 ,并取 华 民族 的利益 ,连 台湾 学者也无不 消 了 日本 的赔 款 ,这 是 违 反 国 际 哀 叹 ,血 战八年 的中国,在 日方 的 协定 的 。”台湾 当局对 自己 坚 持 下 , 所 争 得 的 只 不 过 是 自动 未 能 参 加 和 约 草 案 的签 订 也 表 示 放 弃 的极度 “宽大精神 ”罢 了。蒋 了抗议 ,但对和约取消赔偿一事 只 介 石 集 团 为 了一 党 私 利 ,竟 放 弃 字 不提 。 民族 尊 严 和 利 益 于 不 顾 。就 连 菲 年 月 以后 ,有 日本 方 律宾、印尼、缅甸、越南等国在 “旧 面 欲 与 新 中 国签 订 双 边 和 约 的传 金 山和 约 ”后 ,都表示保 留要求赔 闻,美 国为反对新 中国遂迫使 日本 偿 的 权 利 ,事 实 上 日本 事 后 也 先 与 台湾 当 局 订 约 。蒋 介 石 为 摆 脱 后 向上 述 国家 赔 付 了 大 约 困境 ,提高 自己的 国际地位 ,勾结 亿 美 元 。相 形 之 下 , 岂不 令 全 中 日本 共 同 反 共 , 便 不 惜 放 弃 赔 国人 民愤 慨 ! 偿 ,讨好 日本 ,以与 日缔约 。 其 实 ,赔款 的意义 已超 出了经 年 月 日,台湾 当局 “外长 ”叶 济 的 范 围 , 具 有 道 义 的 和 政 治 的 公超毫不讳言地说 : “中 日是不是 责 任 。那 么 , 日本 是 否 会 铭 记 台 共 同反 共 ,确 立 了这 个 大 前 提 之 湾 当局此 举 的 “恩德 ”呢 ? 日本代 后 ,则不论全面媾 和也好 ,单独媾 表河 田当时在谈判 中就说 , 以 日本 第 7 页 人 在 华 “巨额 资 产 作 为 贵 国之 赔 非 但 毫 不 表 示 感 谢 ,反 而 认 为 放 偿,已属难能”, “今 以善 良人民私 弃 索 赔 要 求 ,乃 是 理 所 当 然 的事 有 财 产 皆悉 数 充 作 赔 偿 ,在 国 际 情 。 惯例上 ,尚属创举 ”。言下之 意 , (许正雄 ) 第 8 页 潜 艇 是 一 种 既 能在 水 面 航 行 此 把 胜 利 让 给 它 的对 手 ,第 一 次 又 能在 水 下一 定深 度航 行 的作 战 世界大战的海 战就此拉开 了序幕 。 舰 艇 。它 已成 为 世 界 上 军 事 强 国 英 国舰 队在 月 日晚 时 的海 军 主 要 力 量 之 一 。潜 艇 的 出 接 到 对 德 开 战 信 号 后 , 即 进 入 现可追溯 到 年 前 的美 国独 立 “北海 ”出口的阵位区,封锁德国舰 战 争 时 期 ,那 时 的潜 艇 由于 非 常 队,并在那里等待德 国人 “送货上 简 单 和 不 实 用 , 以至 于 它 对 自己 门”。这是英 国人历次海 战 中的惯 艇 员 的威 胁 比对 敌 人 的威 胁 还 用 做 法 , 以此 获 得 制 海 权 。 日 大,而不被人们所关注和了解 。 拂 晓 , 艘 德 国潜 艇 向西 北 方 向 现 代 潜 艇 的 出现 ,只 能 从 第 驶 去 ,这 不 仅 是 为 了完 成 侦 察 任 一 次 世 界 大 战 前 不 远 算 起 。潜 艇 务 ,而 且 是 一 次 旨在 尽 可 能 多地 的地 位 和 其 所 发 挥 的 巨大 作 用 , 击 沉 敌 战舰 ,从 而 粉 碎 英 国海 军 也 正 是 由于 它 在 一 战 中 的 出色 表 的作 战 计 划 及 信 心 的大 胆 行 动 。 现 而 被 人 们 所 认 识 。后 来 在 第 二 在 这 次 搜 索 侦 察 中 ,德 国潜 艇 不 次 世 界 大 战 中潜 艇 的赫 赫 战 果 , 仅一无所获反而损失 了两艘 ,其 间 不仅进一步确立 了潜艇 的地位 ,而 甚 至 对 英 国主 力 舰 位 置 的情 报 也 且 使 它 成 为 海 军 的 一 支 主 要 兵 没 搞 清 楚 ,但 对 英 国人 也 很 难 说 力 。 取 得 了什 么 胜 利 。这 次 行 动 ,对 年 月 日,英 国对 德 双 方 来 说 都 具 有 深 远 和 重 要 的意 国宣 战 。德 国海 军 尽 管 明 白英 国 义 。对 过 去 猜 想 潜 艇 具 有 一 种 恐 海军处于 明显 的优势 但 并 无 意 就 吓 的 威 慑 能 力 , 现 在 算 是 明 白 第 9 页 了 。因为 它 是 能在 远 距 离 的敌 方 疑鬼 ,神经错乱 的地步 。他们在 设 水 域 单 独 作 战而 不 需要 支 援 的 战 想 如 果 认 为 没 有 潜 艇 而 一 旦 撞 上 舰 。 潜 艇 时 ,将 会 产 生 多 么 可 怕 的损 在 以后 的几个星期 中,德 国潜 失 !这 种 担 心 , 到 开 战 一 个 月 后 艇 加 紧 了巡 航 ,而 且 它 们 敢 于 远 的 月 日,被 证 明不 是 多余 的 航 到 英 国 的海 岸 。这 几 个 星 期 的 了。英舰 “开路者 ”号在海上巡逻 远 航 虽 无 战 果 ,却 使 英 国皇 家 海 时 突 然 被 一 枚 鱼 雷 击 中 , 随 舰 军 感 到 十 分 担 心 害 怕 。英 国舰 艇 多 名 官 兵 葬 身 鱼 腹 。击 沉 英 上 的官 兵 ,开 始 体 验 到 潜 艇 战所 舰 的德 国 潜 艇 安 然 无 恙 , 产生 的令人忐忑不安 的恐怖作用 ; 成 为 本 世 纪 或 自现 代 潜 艇 诞 生 以 而 这 种 恐 怖 作 用 在 战 前 ,只有 最 来 第 一 次 击 沉 一 艘 军 舰 的潜 艇 。 有 远 见 的人 才 朦 胧 地 觉 察 出来 。 如 果 这 次 损 失 还 不 足 以吓 住 皇 家 总 之 ,英 国 人 有 点 神 经 过 敏 了 海 军 的话 , 那 两 个 星 期 后 的 另 一 而今 ,他们非常担心地 盯着大海 , 次 更 可 怕 的 灾 难 降 临 到 英 国人 头 甚 至 有 时似 乎 看 到 了潜 艇 而 潜 艇 上,其结果就不一样 了。 根 本 不 在 那 里 ,简 直 是 到 了疑 神 德军潜艇浮出水面 ,袭击盟军的水面舰艇 月 日拂晓,有 艘 英 国 英 里 的 海 面 成 横 队 缓 慢 地 航 巡洋舰 “阿布柯 ”号 、 “霍格 ”号和 行 。一 艘 德 国老 式 的柴 油 机 潜 艇 “克 雷 西 ”号 正在 离 荷 兰 海 岸 大 约 因 机 器 故 障 被 迫 返 航 ,偏 第 10 页 离 了很远 的航 向, 以致偏航 到这 儿 巡洋舰 “霍克 ”号,引起了巨大 的爆 来 了 。 这 纯 粹 是 一 种 偶 然 的 巧 炸 。 艇此 时浮 出水面 ,而且 合 。 潜 艇 为 了给 电池 充 电 , 离 它 的第 二 个 牺 牲 者 不 远 。 “霍 浮 出水 面 , 正 好 发 现 远 处 巡 洋 舰 克 ” 号 发 现 了潜 艇 并 对 它 猛 烈 开 迎面而来 ,立 即潜 到潜 望深度 ,准 火 ,然 而 毫 无 作 用 。到 点 分 备 攻 击 。英 国巡 洋 舰 并 没 有 意 识 ,这两艘舰都完了,但 “克雷西 ”号 到将要发生灾难 ,以 海 里 间隔编 还 在 拼 命 抢 救 幸 存 者 。 几 分 钟 队 向前航 行 。 点 分 ,居 中的 后 ,当它发现德 国潜艇 的潜 望镜 , “阿布柯 ”舰 的右舷 突然被从 决 定 躲 避 已经 为 时 太 晚 了 , 两 枚 码 外射来 的鱼雷击 中,当即就动弹 鱼 雷 中 的第 一 枚 击 中 了它 , 紧 接 不 得 , 并 开 始 严 重 倾 斜 。其 余 两 着 , 第 二 枚 鱼 雷 就 把 它 送 到 了海 舰 以为 “阿布柯 ”号触雷了,赶忙前 底 。整个 战斗 小时不到, 艘 去 救 护 , 它 们 放 下 救 生 艇 抢 救 幸 万 吨 的 战 舰 毁 于 一 条 老 式 潜 艇 存者 。这 时 , “阿布柯 ”倾覆 下沉 之 手 。 了 。 点 分 ,有两枚鱼雷击 中 盟军舰艇正在 向德舰发射鱼雷 此 后 又 出 现 的 几 次 险 情 , 使 潜 艇 就 使 两 个 月 前 英 国海 军 封 锁 得 英 国 的 主 力 舰 队 撤 出 封 锁 阵 出海 口和 寻 求 海 上 决 战 的 方 式 得 位 ,一直撤 到英 国人认为不受潜艇 到 改 变 ,那 是 不 是 战 列 舰 的 时 代 威 胁 的海 域 去 了 。一 艘 老 式 的 小 已一 去 不 复 返 了 ?是 不 是 潜 艇 已 第 11 页 成为海上力量新 的主宰 了呢 ? 输 队 ,才 使 得 商 船 的损 失 开 始 下 这两个 问题 ,在后来 的 日德兰 降 ,潜 艇 的损 失 上 升 。德 国 的这 海 战 中找 到 了答 案 :证 明战 列 舰 场袭击 商船 战一直 延续 到 年 时代 并 未 结 束 ,现 代 海 上 强 国之 秋 战争结束 。 间 已不 可 能 通 过 几 次 海 上 决 战解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战 以德 国 的失 决 问题 ,而潜艇 的威力 ,并不像开 败 而 告 终 。海 战 战场 也 失 败 了 。 始 时那 么 可 怕 。这 有 几 个 方 面 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 ,海 战的失败 ,是 原 因: 德 国人 把 潜 艇 的作 用 看 得 过 高 的 、潜艇航速远低于水面舰艇 ; 缘 故 ,认 为 潜 艇 战 是 一 种 能 单 独 、潜艇观察 、通信 困难 ,独立 赢 得 战 争 胜 利 的手 段 ,但 是 不 能 作 战 时 没 有 情 报 保 障 ,战 果 的 随 否认潜艇 战几乎达到 了这一 目的 。 机 性很大 ; 通 过 一 战 中潜 艇 战 的整 个 过 程 来 、水 面 舰 艇 注 意 采 取 防潜 措 看 ,潜 艇 在 战 争 武 器 中 已经 显 示 施 ,比如进行高速 曲折航行 ; 出它 的特 殊 的重 要 作 用 了 ,可 是 、反潜装备开始 出现 ,水 听器 英 国人 从 他 们 的灾 难 中和 得 救 中 和深水炸弹终于发 明了。 并 没 有 得 出令 人 心 安 的 结 论 。在 水 听 器 是 一 种 能 测 定 在 非 常 两 次 大 战 之 间 的几 年 中 ,英 国人 安 静 环 境 下 潜 航 的潜 艇 位 置 的水 惊魂始定 ,但 心有余悸 ,一直迫切 声 设 备 。它 所 提 供 的定 位 精 度 还 要 求 废 除 潜 艇 ,并 提 出 了如 不 废 不 够 高 , 以致 不 能 有 效 地 使 用 深 除潜 艇 也 要 予 以限制 的要 求 。这 水炸弹 ,但使潜艇在攻击舰艇时的 只 能 是 英 国人 一 厢 情 愿 的幻 想 。 危 险增 大 了 。这 就 迫 使 德 国潜 艇 要 想 使 这 种 武 器 成 为 非 法 是 不 可 的攻 击 转 向另 一种 重 要 的无 抗 击 能 的 ,而 最 明智 的做 法 是 要 拥 有 能力 的 目标 商船 。 最 优 良的潜 艇 , 以及 研 制 某 种 水 德 国使用潜艇来袭击商船 ,被 面 舰 艇 所 使 用 的 有 效 的 反 潜 武 列 为 一 战 中最 重 大 的事 件 。这 个 器 。 事 件 在 道 义 上 的 问题 姑 且 不 论 , 此 时 ,英 国人 发 明 了一 种 比 但 军 事 上 的效 果 是 令 德 国人 陶醉 水 听 器 更 为 先 进 的 设 备 声 的 。从德 国潜艇转入攻击商船 ,直 纳 。可是 ,声纳在反潜作 战 中能否 到 年 月 ,英 国商船 的损 失 起 到 关 键 作 用 ,仍 是 一 个 有 待 解 几 乎 到 了把 英 国整 垮 的地 步 , 决 的问题 ,不过它在揭开潜艇 “隐 是 由于 美 国参 战和 采 用 了护 航 运 身 术 ”这 一 最 大 法 宝 方 面 迈 出 了 第 12 页 实 质 性 的一 步 。英 国人 对 “神 秘 艇击沉。 月 日,德国潜艇袭 的”声纳 的依赖 ,使得他们对潜艇 击英 国航 空母舰 “皇家方舟 ”号未 的威胁感 到 比以前放心 了,认为潜 遂 ,但 在 日击沉了英 国航母 “勇 艇 不 再 是 那 么 一 种 简 直 无 法 对 付 敢”号。一个月以后,德国 的武 器 了 。事 实 表 明 ,这 是 一 个 潜艇又击沉英 国 “王橡 ”号战列舰 。 极 其轻 率 的错 误估计 。 当 然 ,像 这 样 的机 会 以后 是 不 会 曾于 一 战 中在 潜 艇 上 服 过 役 重 复 出现 的 ,邓 尼 茨 也 不 期 望 在 的邓 尼 茨 上 校 ,被 委 派 为 新 成 立 这 方 面 给 敌 人 以毁 灭 性 的打 击 。 的德 国潜艇 部 队司令 。他认为 ,第 其 实 这 都 是 德 国潜 艇 在 执 行 主 要 一 次 世 界 大 战 中 ,英 国迟 迟 才 采 任 务 时 破 坏 商 船 在 航 渡 用 的护航制度 ,之所 以能挫败德 国 时顺便取得 的战果 。 潜 艇 ,乃 是 由于 德 国潜 艇 战 术 没 此 时 ,英 国舰 艇 早 已装 备 声 有 随着 情 况 的改变 而 改变 他 说 , 纳 ,那 为 什 么 德 国潜 艇 在 对 付 声 对 付 护 航 队 的 办 法 是 采 用 “狼 群 纳 方 面 没 有 遇 到 什 么 困难 呢 ?首 战术 ”,即把潜艇集 中起来编成 队 先 , 声 纳 并 不 像 德 国人 曾经 担 心 群 作 战 。小 型 、快 速 以及 机 动 性 过 , 以及英 国人 曾经充满信 心地期 能 优 异 的德 国潜 艇 运 用 这 种 战 术 望 过 的那 样 可 怕 。声 纳 很 容 易把 是很理想 的 。因此 ,邓尼 茨希望尽 水 下 其 它 物 体 误 认 为 潜 艇 ,鲸 鱼 快 地 建 造 艘 这 样 的 潜 艇 德 就 可 能 是 这 样 的例 子 。 声 纳 即使 国 战 前 的海 军 战 略 和 海 上 政 策 , 探 测 出一 艘 潜 艇 ,但 提 供 深 度 的 都 是 从 这 样 一 个 前 提 出发 的 , 即 数 字 很 不 精 确 ,这 就 意 味 着 深 水 建造 、训练和使用潜艇 ,主要是为 炸 弹 很 可 能 投 掷 到 对 潜 艇 无 所 损 了破 坏 敌 人 的海 上 交 通 线 ,而 且 害 的地 方 。其 次 , 声 纳 不 适 用 于 首 先 对 付 当 时 占 世 界 商 船 吨 位 舰 艇 在 水 面 搜 索 更 为 重 要 的 小 目 的英 国。 标 。英 国人 开 始 一 直 以为 德 国潜 年 月 ,第 二 次 世 界 大 艇 的大 部 分 攻 击 会 在 白天 潜 航 状 战 爆 发 。 由于 与 英 国海 军 实 力 存 态 中进 行 ,后来他们 出乎意料地 发 在 巨大差距 ,德 国海军要避 免与英 现 ,邓尼茨采用 了 年 研 究 的 国进 行 海 上 决 战 ,所 以把 攻 击 目 “狼群 战术 ”。当时 ,英 国船 队 由 标指 向英 国商船 于 用 了大 量 护 航 船 只 来 保 护 ,所 月 日,英 国对德宣 战 。同 以潜 艇 在 白天 进 行 水 下 攻 击 也 是 日 美 国客 船 “雅 典 ”号 被 德 国潜 危 险 的 , 邓 尼 茨 的答 案 是 在 晚 上 第 13 页 进 行 水 面 攻 击 。德 国潜 艇 的水 面 集 结 的 “狼群 ”就一齐猛烈攻击护 航 速 比绝 大 多 数 商 船 要 快 ,再 加 航 队 。潜 艇 的 战 斗 部 署 ,是 根 据 上 它 的 外 形 轮 廓 低 矮 很 难 被 对 方 当 时 所 出现 的情 况 , 以及 指 挥 部 发 现 ,而 且 在 水 面 航 行 不 易被 声 根 据 源 源 不 断 送 来 的敌 情 报 告 而 纳发现 。因此 ,有可能避开护航船 定 下 的 决 心 进 行 的 。这 就 是 有 名 只 ,直 插 护 航 船 队 的 心 脏 。具 体 的 “狼群战术 ” 战 术 是 : 当 一 艘 德 国潜 艇 发 现 护 年 月 日和 日 航 船 队 时 , 它 就 发 报 给 邓 尼 茨 在 的海 战 ,是 作 为 早 期 潜 艇 战 胜 护 法 国 的作 战 指 挥 部 ,指 挥 部 得 知 航 队 的骇 人 听 闻 的 史 实 而 传 之 于 后 ,立 即通 知并 引导 附近 的潜艇 ; 世 的,也是 “狼群 战术 ”一次最成 同 时 ,发 现 商 船 的潜 艇 则 死 死 盯 功 的运 用 。 住护航船 队不放 ,等潜艇 到齐后 , 盟军海军 向德军潜艇发射鱼雷 由 艘 船 只 组 成 的 平 安无事地度 过 了 年 月 护航 队,从加拿大 出发 向东航行 日夜晚 。可是 , 日德 国 进入大西 西 部 通 道 。 船 队 在 潜 艇 发 现 了 这 支 护 航 船 队 , 并 艘 巡 洋 舰 和 艘护卫舰护航下 , 报 告指挥 部 ,于是 附近 的 艘 潜 第 14 页 艇也急速前来截击 。 日下午 他 明 白:他 的潜艇处处会碰到护航 时 ,从 首先攻击开始 ,一直 队 ,德 国潜 艇 已赶 不 上 对 方 改进 到 日之后 的黎 明撤 出战斗 ,去 了 的反 潜 措 施 。他 也 明 白 :在 公 袭 击 另 一 支 护 航 队止 ,共 击 沉 商 海 所 进 行 的一 次 次 决 雌 雄 的实 力 船 艘 ,击 伤 艘 。 较 量 中 ,他 必 须 经 受 住 更 大 的伤 月 日,一支 由 艘 船 亡 ,要看护航 队与 “狼群 ”究竟谁 只组 成 的 护 航船 队,从某 先 被 挫 败 。尽 管 德 国人 击 沉 的船 地 出发 ,后 于 护 航 队两 天 只 的数 量 在 增 加 ,但 是 他 们 潜 艇 也 到 达 大 西 洋 西 部 通 道 。这 个 船 的损失太大 以致难 以支持 。因此 , 队大 约有 艘 护 航 舰 ,但 对 后 面 大 西 洋 的海 战 就 以德 国人 的失 败 紧 紧 跟 踪 的 潜 艇 一 无 所 而 告 终 。潜 艇 战 就 这 样 结 束 了 , 知 。当 日黄 昏, “狼群 ”集结完毕, 潜 艇 达 到 了邓 尼 茨 尽 管 他 不 刚过 点 ,攻 击 开 始 了 。德 国潜 艇 能 由此 得 到慰 藉 所 欲 达 到 而 像 射 击 在 水 面 浮 游 的 鸭 子 那 样 来 未 达 到 的最 大 成 就 。德 国 的 战败 射击 目标 。一夜之后 , 护 是 必 然 的 。这 是 希 特 勒 及 德 国法 航 队有 艘 船 只 被 击 沉 ,而 辛 苦 西斯 的下场 ,也是他们无法 明 白和 了几 天 的德 国潜 艇 安 然 无 损 地 扬 不愿承认的事实 。 长 而 去 。 但是 ,通过潜艇 战的考验 ,潜 从这之后 ,同盟 国的处境再不 艇 作 为 海 军 的一 个 主 要 突 击 兵 力 会遇到像德 国 “黄金 时代 ”所 出现 已成为另一个不可动摇 的事实 了。 的那 种 阴暗 局 面 。但 是 ,斗 争 是 在 年 代 中期 ,核 动 力潜 艇 在 双 方 都 没 有 占上 风 的情 况 下 进 的 出现 ,使 海 上 力 量 又 发 生 了一 行 的 。为对 付 德 国潜 艇 未 曾有 过 场革命 。潜艇一直在发展 ,可反潜 的扩 张 ,护 航 制 度 改进 了 ,而 且 技 术 也 在 发 展 ,所 以潜 艇 发 展 史 所 有 船 队在 横 渡 大 西 洋 的航 线 上 不 可 能 得 出最 后 的结 论 。当今 世 都有 了护航 。同时,同盟 国在反潜 界 所 处 的形 势 ,和 第 一 、第 二 次 技术方面也变得更加 富于想象力 。 世 界 大 战 前 那 些 年 月 所 处 的形 势 他 们 充 分 利 用 侦 听来 的德 国潜 艇 并 没 有 实 质 性 的不 同 。那 时 ,潜 的 电报 ,并 且 开 始 用 雷达 装 备 的 艇 以什 么 方 式 影 响海 军 的传 统 观 飞机来 回击敌人 。 念 只有 一 个 模 糊 的概 念 。现 在 , 邓 尼 茨 充 分 认 识 到 德 国潜 艇 在先进 的反潜技术下 ,在未来 的海 的 “黄金 时代 ”已一去不复返 了。 战 场 潜 艇 将 会 起 到 什 么 样 的 作 第 15 页 用 ,也存在一个模糊 的概念 。但 可 极其被动 的局面 。 以肯 定 ,一 个 没 有 强 大 潜 艇 兵 力 (黄向明) 的海 军 ,将 会 在 未 来 战 争 中处 于 第 16 页 年 月 , 日本 偷 袭珍 珠 县境 。 日军遂乘机推进 ,经 畹町 、 港 之 后 ,为 封 锁 中 国 西 南 国 际 大 芒市 、龙 陵 , 占领腾冲县 ,直抵怒 通道 , 日军于 年 月 日占 江 惠通桥 ,气 势逼人 。如按这个速 领缅甸首都仰光 。 月 日,中 度 推 进 ,似 乎 十 日 内 , 即 可 到 达 国应英 国同盟军统帅卫 菲尔之请 昆明。 求,经与美 国协商,派出第 、第 昆明是 中国抗 战的大后方 ,当 第 军 组 成 的一 支 中 国远 征 军入 时 被 认 为 是 最 安 全 的城 市 ,顿 时 缅 作 战 。远 征 军 进 入 缅 甸 之 后 , 变 得 人 心 惶 惶 。 中 国 唯 一 的 国 际 虽经奋勇作 战 ,多次重创 日军 ,但 通 道 滇 缅 公 路 , 也 被 日军 截 因缅 北 地 理 条 件 恶 劣 ,军 队在 雨 断 。但 是 , 日军长驱直入 ,深感兵 季 穿行于原始森林 ,热湿 虫咬 ,传 力 不 足 ,在 惠 通 桥 沿 岸 , 遭 到 中 染 病 流 行 ,造 成 被 动 局 面 。首 先 国军 队的顽 强抵抗 ,双方形成 隔江 英缅军失利 ,继之 ,中国远征军遭 对 峙 的 态 势 。侵 占怒 江 西 岸 的 日 到 严 重 损 失 。 入 缅 作 战 的 万 军为第 师 团 ,滇 西 临沧 地 区 的 中国远征军 ,伤亡很大 ,抗 日名将 正 面 之 敌 是 第 师 团所 辖 的 第 戴 安 澜 师 长 也 英 勇 阵 亡 。剩 下 的 搜 索 联 队 , 占据 龙 陵 县 平 戛 和 部 队有两个 师 向北退入 印度 国境 , 缅境滚弄一带 。 其余人员分 中、东两路返 回云南 , 日军兵 临怒江 西岸后 ,中国方 中路 一 部 退 入 滇 西 镇 康 、耿 马 等 面 先 后 调 第 、第 集 团 军 第 17 页 个师 万 余 人 集 结 滇 西 ,北 从 丽 镇康 (含永德 )、耿马、沧源、果敢 江县 片马 ,南至滚 弄新地方 (今沧 (缅境 )一带,其中一部沿怒江东岸 源县正面缅境佤邦 )约 公 里 的 防 守 。第 军新 编 第 师、第 地 段 设 防 。今 临 沧 地 区境 内 由第 师 ,第 军第 师 、新 编 第 师 集 团军第 军 负 责 守 备 。军 部 和 军 骑 兵 团各 一 部 也 曾过 境 和 在 驻 顺 宁县 (今 凤 庆 县 ) ,军 长 王 凌 耿 马 、镇康 、沧源 一带驻 防轮 战 。 云 ,辖 第 、第 、第 师 和 新 编 仅镇康 (含永德 )驻军就达 万 余 第 师 , 部 队 配置在 昌宁、顺 宁、 人。真是 “大军云集 ,卒伍遍野 ”。 中国陆军第 师 中将师长戴安澜( 第 18 页 日军入侵滇西 ,给各族人 民带 忙 度 农 民 何 石 林 , 炸 死 炸 伤 梅 子 来 了深 重 的灾 难 。侵 略铁 蹄 践 踏 寨村 民的牲 畜多头 。 月 日,日 所 及 ,进 行 凶残 的烧 、杀 、抢 、掠 ,犯 军第 搜 索 联 队 一 个 大 队 及 部 下 了滔 天罪 行 。早在 年 月 分 伪 军共 余人 ,从缅甸户板 日,日军飞机 架 轰 炸 澜 沧 江 经 沧 源 县 蛮 鸠 进 犯 。这 股 强 盗 , 青 龙 桥 。 月 日, 日军飞机 架 见人杀人 ,见房烧房 ,见物抢物 ,实 轰炸顺 宁县鲁史镇古平村 ,炸死炸 行 “三光 ”政策 。烧光孟定街 、沙 伤 农 民 人 ,大牲 畜 余 头 。 坝 、芒 掌 、波 乃 、波 广 、允 坝 等 寨 年 月 日,日军由滇缅铁 户 和 三 座 佛 寺 。 打 死 打 伤 路 附属 公 路 进 犯 孟 定 ,烧 毁 土 司 人 ,杀猪牛 余 头 ,烧 毁粮食 衙 门和 万斤仓储粮 ,抢劫黄 金 万斤 ,强奸妇女多人 ,仅 下城一寨 两 ,打 死 人 ,打 伤 人 ,波 乃 受 害 妇 女 就 有 人 。把 这 片 沉 睡 寨 被 烧 光 。 月 日 时许 ,日 千年 的坝子洗劫一 空 ,罪恶之极 , 机 两 批 共 架 次 ,飞 经 顺 宁上 罄竹难书 。 月 日,日军侦察机 空 ,对保 山县城进行狂轰滥炸 ,死 一架 ,进入镇康县南伞上空侦察 。 伤 万 余 人 ,毁 坏 房 屋 千 余 所 。 次 日 , 日军 百 余 人 侵 入 南 伞 ,焚 阴 险 凶恶 的 民族 败 类 、驻 保 山 国 烧 南 伞 街 及 傣 族 民房 余 间,把 民党 军 第 旅 旅 长 龙 奎 垣 乘 城 区 南伞抢劫一空 。 年 月 群 众 慌 乱 逃 跑 之 机 ,抢 劫 大 批 财 日深夜 ,驻怒江西岸 的 日军 ,乘橡 物后又纵火焚烧房屋 ,保 山城 区变 皮 艇 偷 渡 怒 江 ,摸 上 镇 康 县 勐 棒 成 一 片 火 海 。龙 奎 垣 劫 掠 后 率 部 境 内横 山梁子 ,杀死在江边 守谷堆 北 逃 永 平 县 。保 山县 县 长 不 但 不 的农 民 人 ,打 死 打 伤 在 七 道 河 组 织 救 护 ,也 逃 匿 至 瓦 窑 。居 民 渡 口 班 哨 兵 余 人 。 月 扶老携幼 四处逃难 。隆隆的机声 、 日, 日伪 军 兵 分 多 路 猛 攻 怒 江 防 爆炸声 、枪炮声 、揪 心 的呻吟声不 线 ,其 中镇康县罕拐渡 口 (今龙镇 绝 于 耳 。保 山城 内死 尸 纵 横 ,随 大 桥 附近 ) 、沙 坝 渡 口两 路 日军 后 霍 乱 流 行 ,许 多 人 又 悲惨 地 被 突 破 江 防 ,侵 人 本 地 寨 子 进 行 抢 病魔 夺 去 了生命 月下旬 , 日机 掠 。后 遭 中 国军 队猛 烈 反 击 ,龟 一 架 在 永 康 上 空 投 弹 两 枚 ,炸 死 缩到怒江西岸 。 第 19 页 在云南组建 的中国远征军,行进在怒江之畔 群情激愤各族 民众劳军参战 日本侵略军的暴行,激起 了各 量迁移逃 荒 。”就是在这 种极端 困 族 人 民 的极 大 义 愤 。 临 沧 地 区 各 难 的 情 况 下 ,各 族 人 民群 众 以 国 族人 民, 同全 国人 民一道 ,与 日本 家和 民族 利益为重 , “节 衣缩食 , 侵 略 军 进 行 了英 勇 不 屈 的 斗 争 。 倾家 荡产 ”,为抗 日救 国大业作 出 许 多 学 校 师 生 走 上 街 头 ,通 过 演 了重 大 的 民族 牺 牲 。一 位 傣 族 老 讲 、演节 目等形式 ,宣传抗 日,唤 人 说 : 本 鬼 子 来 ,是 饿 狼 钻 羊 起 民众 抗 战 救 国 。为 保 障 军 需 供 圈,躲也是死,不如抵抗到底 。”缅 给 , 阻 止 日军 进 攻 而 修 筑 的滇 缅 宁 (临沧 )县 民众为济军 需成立 了 铁路 ,临沧地区 万 多 民工 洒 下 了 “后援抗敌委员会 ” 年 征 公 汗 水 和 鲜 血 。又 出动 数 千 民工 赶 粮 稻 谷 公 石 , 年 奉 征 大 修 耿 马 县 勐 撒 军 用 机 场 ,顺 宁 营 米 公 石 , 年 募 公 债 国 币 盘 、镇 康 德 党 和 云 县 田坝 等 简 易 万 元 。双 江 县 年 月 至 机 场 。派 出 余 民工 抢 修 滇 缅 年 月 ,共捐粮百万余斤 ,捐 公路漾鼻段 、龙 陵段和 云 (县 )保 款 万余银元 。 年 中秋节 , (山 )公路 。组织动 员一切人力 、 顺 宁开展 “劳军劝募 ”活动 ,共募 物 力和财力 ,全 力 以赴支援抗 日救 国币 万元 ,其 中 万元 交 国。据 当时 《时事类 编 》第 期 第 军留守处转汇前方 , 万 元 载 :“重 军 驻 扎 ,米 贵 如 金 ”,“物 价 慰 劳驻县伤 员 。 年 初 至 高涨 ,人 民难 以维持生活 ,被迫大 年 月 ,镇康 县共计 供应 蔬菜 第 20 页 万(市 )斤 ,香 油 万 (市 )斤, 分参加 中国远征军,在滇西和缅北 猪 肉 万 (市 )斤 。碾积 谷作 军 抗击 日军 。 年 顺 宁省 中 (今 粮 公 石 。 凤 庆 高 中 )高 八 班 和 高 九 班 就 有 全 区数 以万计 的青 壮 年 参加 多名学生投笔从戎,开赴龙陵、 抗 日军 队 。 年 月 日 “卢 腾 冲 抗 日前 线 ,参 加 反 攻 日军 的 沟桥抗战”开始 ,至 年抗 日战 滇 西 战 役 。来 自马 街 农 村 的高 九 胜 利 结束 ,仅 顺 宁县 共 征 兵 班 女 学 生 董 凤 霄 , 不 仅 报 名 参 而 且 把 她 在 顺 宁 的家 产 全 部 名,绝大多数参加 了滇军第 、第 军 , 军 ,先后参加 了鲁南台儿庄 、山 变 卖 捐 献 给 国家 作 抗 日经 费 ,博 西 中条 山战役等 。 《顺 宁县 志 》载 得了 “捐产从军”之美誉 。 名 的 阵 亡 官 兵 人 。还 有 一 部 各族人 民不愿 当亡 国奴 ,纷纷 击 队配 合 新 编 第 师第 团在 组 织 起 来 ,开 展 敌 后 游 击 战 争 。 南 汀 河 与 南 棚 河 汇 合 口荨 麻 林 一 在 “抗 日守土 ”的 口号下 ,先后成 带 伏 击 进 犯 的 日军 。从 荨 麻 林 上 立 “耿沧支队”、 “阿佤山特区自卫 山只有一条唯一 的狭 窄小路 ,小路 队 ”、“班 洪 自卫 支 队 ”等 抗 日武 装 , 两 侧 尽 是 陡坡 密 林 ,荆 棘 丛 生 。 为协调作战指挥 ,还成立 了 “阿佤 第 团孙书圣营第 连 (加 强连 ) 山 自治指导员公署 ”,由傣族勐董 在 这 里 防 守 ,主 阵地 构 筑 在 相 福 人 张 万 美 任 指 导 员 。班 洪 王 胡 忠 寨 附近 的岭 岗上 。连 长 周 明清 指 华为班洪守备司令官 。 年 挥全连 多人,在游击队和当 月 ,张万美率阿佤 山区游击 队配合 地 民众 的支援下 ,利用居高临下 、 第 军新编第 师 一 部 ,在 沧 源 易 守 难 攻 的有 利 地 形 ,伏 击 扫 荡 县班洪 、土林 、班开一带深 山密林 耿马孟定后 回撤 的 多 名 日伪 中与 日军 激 战十 余 日,歼 敌 百 余 军 。敌 军 凭 兵 力 优 势 ,疯 狂 地 轮 人 ,缴 获 步 枪 支和其他军用物 番进攻 。恶战两天两夜 ,第 连 歼 资一批 。战乱 中,张万美被叛徒杀 敌 数 百 人 。 日伪 军 惨 遭 失 败 后 , 害于作战前线公 明山附近 。 抛尸南棚河 ,撤 回缅境 。 年 月上 旬 ,阿佤 山游 双江县爱 国人士蒲世 民,组织 第 21 页 并 率 领 双 江 各 族 子 弟 余人, 军据 点和运 输补给线 。 月,缅北 出任 阿佤 山区游 击 第 支 队副

相关文章
陈毅为何能够准确预言成叛徒